纪念文集

纪念文集

亲朋好友的纪念文字

廖逊评论:他为国家雪中送炭

朋友的记忆Posted by li 2012-02-05 15:47:57

廖逊评论:他为国家雪中送炭——纪念李唯实

   2011年02月14日08:02

  人民网海南视窗特约评论员:廖逊

退休老干部李唯实同志,不幸于大年初三逝世。他未完成的力作《论信息思维》赶在12月出版,成为临终前的最大欣慰,此事与我有关。

  去年秋天,我突然接到他的电话,向我托付这部只写完八成之作。我拜读后直言:你是红茶,我是绿茶,加在一起是杯苦水,不如原汁原味立即出版,将来时间允许,再完稿出第二版,他听进去了。

  二十年前他从山西调来海南,偶然相识既成好友,但平时交往不多,总是在会上见,再就是通电话,不寒喧便直奔主题。光为叶利钦他就打来过几次,1993年慨叹“炮打议会居然没人谴责!”1996年问“叶利钦为什么老赢?”他只关心国家大事,其余一概不闻不问。有一次我向他透露,一个红得发紫的厅长叛逃出境,他先是一怔,继而淡淡地说:“这种人叛逃不奇怪”,接着马上把话叉开,仿佛是自家之丑。

  他比我年长八岁,是1967年毕业的大学生,分配山西从普通工人干起,来之前已经是厅级干部,在海南先后出任工业、科技两厅副厅长,以后又任专利管理局局长,信息产业局局长和党组书记。干一行,爱一行,行行都成专家,为此不惜长年加班加点。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勤奋敬业,尽人皆知。

  唯实同志身世不凡,父亲李达是开国上将,先后在红二方面军、刘邓大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担任了33年参谋长,辅佐过4位元帅和诸多名将。他生于抗日战争最艰苦的1942年,马背摇篮随从军旅,转战南北历尽风霜,使他深知一场暴力革命,意味着全国人民多么惨重的付出。

  唯实同志从未参军,却终生保持军人威仪。一次会开得晚,拉我就近去他家午睡。发现竟没有一件奢侈品,木板沙发,被子叠成豆腐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活像个基层军营。唯实同志逝世后前往吊唁,瞻仰了他最后的居室,依旧没有一件奢侈品,依旧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唯一的变化是多了急救用品,换了软沙发。

  唯实同志一贯公私分明,出差报销一概从严,绝不贪占国家半点便宜,行财部门有口皆碑。退休后参与社会工作,在社团组织和参团企业交口称誉。廉洁的领导再随和、再友善,也不怒自威。

  我见过许多克勤克俭的高干子弟,总难免会有另一面,要么待人不诚,要么志大才疏,要么骄横跋扈,要么浮躁轻佻。所以社会上有成见,不喜欢和他们共事。同样干工作,成绩都是他的,错误都是别人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上面一纸调令,人家又飞到哪个高枝上去了。然而勤勤恳恳年复一年,李唯实依旧留在海南,依旧在工业科技类部门,直到退休还在原职级踏步。心存偏见的同事们才松了一口气:原来他是个真正的好人,原来他是个真正的清官,原来这种人到了21世纪还没绝种。

  他在我所交往过的高干子弟中,属于最纯洁、最高尚的那一类,无论这个世界怎样变化,无论有多少物欲诱惑,都能持守自己的本色。他最完美地继承了革命先辈的优良传统,就像一具活化石,一座陈列室:“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襟怀坦白,忠实积极”、“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应有尽有。正是李唯实这样自然而然的共产党员,每天都在以自己的一言一行,默默地维护着党的形象。

  今天群众对我们党有意见,但只要仔细听就不难分辨,他们的意见从来不针对老革命,从来不针对“23年红旗不倒”的琼崖老战士,从来不针对冒着枪林弹雨,一步一步地走过大半个中国的渡海老兵。群众完全信任革命老前辈,认定他们个个都是好人,都是清官。为劳苦大众抛头颅洒热血,这样队伍里的人能不好吗?在“文革”十年中,挖地三尺、无限上纲,居然揪不出一个货真价实的贪官,这样队伍里的官能不清吗?所以,不管犯了多大的错误,造成了多大的灾难,老百姓都能原谅,永远说老革命是“好心犯错误”。

  而我们今天的口碑就不同了:国家已经空前的强盛,经济总量超过了一个又一个发达国家,前面只剩一个美国,人民已经过上了从前做梦都不敢想的好日子,但无论我们做个什么决策,提个什么主张,老百姓总是把我们往坏处想。有的朋友说,这是“端起饭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我就不信,假如人人都像李唯实这样,老百姓还会把我们往坏处想。

  每当有人问:“贵党怎么出了那么多贪官?”我就会说:“‘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我党还出了很多好官,李唯实你们认识吗?打听打听去”。下一次见面,人家就会说:“李唯实确实是个好官,真看不出来,人家还是高干子弟呢!”

  唯实同志永远把工作摆在第一位。第一次心脏手术之后,医生要他全休半年,他只休息了一个星期就回去办公室。常人无法理解,这个位子今天是你的,明天就是别人的了,都到这把年纪,再积极也升不上去,犯得着吗?但无人不敬重他的价值观:“活着是为了工作”。

  唯实同志绝不随波逐流而丧失自我。从不吃吃喝喝、吹吹拍拍、拉拉扯扯。不请吃不吃请,不送礼不收礼,不送贺年片,只收贺年片,心疼纳税人的每一分钱,君子之交淡如水。他是本色公仆。

  唯实同志奋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两次心脏手术之后,生命细若游丝,只要一息尚存,就爬向电脑边,不是搜集资料,就是写作,努力把自己最后的一分一秒,奉献给人类。前些年我在一所高校讲学,听到一位教授的临终遗憾,竟是“没去过美女如云的‘中国城’”,人和人之间的精神境界,真有天壤之别!

  唯实同志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社会上迷信盛行,多少党政干部卷入其中,李唯实就是不信邪,六年前便找到省红十字会签协议,捐赠遗体和全部器官,临终时嘱托再三,不得向组织上提任何要求。

  李唯实的一生是美好的一生,又是幸运的一生。因为他的全部美德,都发生于广大人民群众呼唤好人、渴望清官的年代,“以一心之无欲,塞滔天之横流”,绽放于万绿丛中,所以才如此灿烂辉煌!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当初有谁能想到,那个小小的马背幼童,日后能够无愧先人,在如此平凡的岗位上为国家雪中送炭,发出如此炽烈的热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