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文集

纪念文集

亲朋好友的纪念文字

悼念李唯实 - 细菌蘑菇(网名)

朋友的记忆Posted by li 2012-02-05 15:45:44

『海南发展』 悼念李唯实点击:478 回复:27 作者:细菌蘑菇发表日期:2011-2-12 8:50:00

我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悼念另一个普通人——李唯实。
  李唯实并不普通,他是海南省信息产业局原局长、正厅级退休干部,是著名的共产党早期领导人李达将军之子;但是我认识他时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我在电视台做的对话节目中一名坐在台下的普通现场观众。他在我们节目中当了整整三年的普通观众。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从他出现的第一天开始,同事就私下叫他老帅哥。
  其实,用帅哥这样的词远远不能形容李唯实,李唯实英俊潇洒,举止从容优雅,即使坐着一言不发,也有巨大的气场。几年来,观众席坐过无数帅哥,但是,比起满头白发的李唯实,他们无不黯然失色。
  我问编导从哪里挖到这样一位气度不凡的观众,编导说他是一位退休干部,这很让我吃惊,因为李唯实发言既没有领导的官腔,也没有老干部的偏激。一次做城管的节目,他举例说,很多年前,他在海口路边擦皮鞋,刚擦完一只,城管来了,擦鞋人拿着他的另一只皮鞋慌忙逃窜,他只好穿着拖鞋回了家。李唯实说话就是这样有趣。
  节目撤销时,我们请几个老观众吃饭,因为约的时间是晚上6点到6点半,所以有的人通知成6点,有的人通知成6点半,李唯实就被通知成6点到的人。这一天节目组有事拖得晚了点,我们下班赶到时已经接近6点半。我们以为大家相处几年成了朋友,吃饭早点晚点没关系,谁也没有想到:李唯实会因此大发雷霆!
  他劈头训斥我们:“我等了你们半个小时,难道我没有饭吃吗?!”
  他的话令我们面面相觑。我嘴里连连道歉,心里却想:都说老帅哥豁达开朗,今天为了半小时不依不饶,说到底也还有官威啊!
  但是,当我在他身边坐定,听他谈笑风生时,这种念头荡然无存。
  他说:“我现在活的每一天都是赚的。”
  我不明白这话的意思,他抓起我的手放在他胸口,我触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很像兜里揣着铁皮香烟盒。
  但这不是烟盒,是心脏起搏器!
  这一刻我感到了震撼:难怪半个小时会让他大发雷霆,他的时间何其珍贵!一个和死神赛跑的人竟心甘情愿当了三年现场观众,这是我们何等难以承受的奢侈!想到平时在演播室录节目,调灯光,试镜头,排座位……还有设备陈旧不断出现的故障,我们浪费了他多少时间!我为那些漫不经心丢失的时间无地自容!
  离那次聚会仅仅两年,李唯实走了!他走得那么彻底,连遗体都作了捐赠!
  知道他走的消息是在报纸的一个角落里,它告诉人们要给李唯实开追思会。我是一个普通人,或许不具备去一个正式场合追思的资格;我和李唯实也没有更多的交往,上一次吃饭就是聊得最多的一次。可是我却在心里不可遏止地追思。对他的死我更多的不是伤痛,而是崇敬。我突然想到生命或许不是物质的,它是一个虚幻的永恒,既然如此,生和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李唯实去的地方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去,如果能像他去得那么从容,那么优雅,那么帅,去也就去了,就当它是一次华丽的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