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文集

纪念文集

亲朋好友的纪念文字

忆《论信息思维》的出版 - 杨国祥

朋友的记忆Posted by li 2012-02-05 15:30:08

2011年2月2日(大年三十),我还和李厅互发短信,相互问候与祝福。没想到这竟是我和他的最后一次联系。


虽然以前在媒体上多次看到李厅的消息,在一些聚会沙龙上多次看到李厅的身影,但与李厅的深层次接触,还是《论信息思维》一书的出版为我提供了机会。

2010年10月底,经好友唐宋介绍,我得知李厅正准备出版一本书。我便打电话给李厅,打了很多次都没人接听。我还以为李厅不愿意接听陌生人电话呢。然而,第二天,李厅给我回了电话,电话里他告诉我书的一些情况,并要了我的联系方式和电子邮箱,随后便将书稿发给了我。他在信中说:“我很想离世前写成一本书(或一篇论文),题为《论信息思维》。窃以为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可以引发社会讨论。无奈近来病情严重,体力不支,可能随时突然死亡。功亏一篑,于心不甘。故想到将已有8成的非成品发送阁下,请抽空一阅。可以在次搞基础上编辑发表,如有兴趣我们共同完成。至少提些批评建议。拙作见附件。临死之托,望有回音。”

看完信后,我很震惊,心情也十分沉重。同时,一种职业的敏感,让我意识到《论信息思维》是很有意义的一个出版选题。加上我对哲学的浓厚兴趣,我随即回信,表示会尽全力帮他完成这本著作。
从电子书稿标注的时间看,《论信息思维》一书在2002年11月4日星期一完成第三稿,2010年9月26日星期四完成第五稿。李先生在八年前便提出并深入研究“信息思维”,是极具前瞻性的。据我所知,就目前而言,关于“信息思维”研究的著作还不多见。也许可以这样说,李唯实先生是我国最早提出并系统研究“信息思维”的人。

《论信息思维》一书的出版,实现了李厅执着了八年的愿望。而在我所参与的这两个多月时间里,亲身感受了许多热心人的支持和帮助。

这里要特别提到的是,李厅生前的挚友尹志尧、解延风对本书的出版经费给予了大力支持;我们敬爱的老部长郑行顺先生,亲自审改书稿,特别是对序和跋的文字进行精心修改;郑爽及时申报了出版选题计划,为本书顺利出版奠定的基础;胡卫东及其领导下的海南省电子商务协会还专门组织召开了出版座谈会,而且组织人员对书稿进行润色和加工,虽然后来书稿最终以精简本的形式出现,但他们为本书付出的辛劳是不容忽略的。另外,在该书出版出现冲突时,海南省电子商务协会的领导给了我们出版工作的理解和大力支持。同时,出版社的领导为本书的出版手续的办理也是大开绿灯,进一步确保了出版的最快进度。还有后记中提到的陆嘉、蔡葩、马道文、熊建化、王晋西等等,都为本书的顺利出版付出了自己的努力。现在想来,如果没有这些人的热情支持,想实现李厅生前的这一愿望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其实,和李厅在病痛中坚持写作相比,我们付出的一点辛苦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当我往返于出版社和医院以及他家之间时,他总是惦记在心。给我印象特别深的是在2010年12月24日平安夜,在医院一见面,他就祝我平安夜快乐。当我送三校稿给他看的时候,他连声说我辛苦了,然后只说了两句话,他就催我回去,让我回家多陪陪家人。后来,他在病床上认真地校看了书稿,对后记又作了认真仔细的修改,看着书稿上他写的歪歪斜斜的字,我的内心有说不出的敬佩和感动。

作者认为,人类哲学的发展远远落后于科学技术、社会现象的进步,传统观念常常已成为现实的掣肘,需要理论上的突破。《论信息思维》从哲学认识论的高度,结合思维科学的角度,论述信息在人类思维进化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着重点在于论述人类思维经历原始社会思维、农业社会思维、工业社会思维,进而进入后工业社会思维即信息思维经历的路程和具有的特征,说明在信息科学日新月异、高度发展的当今社会,信息思维如何引导人们理性思考现实和未来,推动社会进步,以达至和谐社会的实现。

当然,正如作者在后记中说的,这是一本出版得有些仓促的书,许多地方的论述尚欠周到、贴切,依据也尚不充分。但它的意义恰恰在于,也是作者认为更重要的事,是要引起讨论,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所以,《论信息思维》一书的出版画的决不是一个句号,而是一篇文章的开头,后面还有大量的文章需要我们去思考、去完成。有次在医院里,作者再一次表达了这个意思,并说,对于信息思维的研究,我们还要继续下去,希望我们研究并出版更多的信息思维方面的著作,即使由于身体原因,也许他此生看不到那个场面的,但他会在地球的另一边,在另一个世界看着我们。

是的。李唯实先生并没有离我们而去,他只是去了地球的另一边,去了另一个世界。他的思想还会和我们不断的交流和争论。我坚信,随着人类信息社会的到来,随着人们对信息思维研究的一步步深入,李唯实先生一定会永远活在我们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