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文集

纪念文集

亲朋好友的纪念文字

熊韶岗

朋友的记忆Posted by li 2012-02-05 16:26:06

只知有国不知有己, 任凭千般折磨, 立身堂堂悬肝胆
先其所忧后其所乐, 只求万众福泽, 心诚朗朗照山河

海南省总工会 熊韶岗

王宁光

朋友的记忆Posted by li 2012-02-05 16:22:49
不贪不腐不攀附不偏激, 敢问今日有几人
忧国忧民忧党情忧文风, 笑论海南锦绣程

李晓宁

朋友的记忆Posted by li 2012-02-05 16:21:07
唯真唯理唯进步,万事大小唯实
求明求德求解放,一生上下求索

悼李唯实先生 - 胡卫东

朋友的记忆Posted by li 2012-02-05 16:17:26

燕赵秦晋弃绫罗, 且酌情怀对海波;

不为浮云遮蔽眼, 睿智信息思维阔;

独善其身留正气, 兼济天下忍蹉跎;

两只慧眼观万象, 一世忠魂昭天河。

廖逊评论:他为国家雪中送炭

朋友的记忆Posted by li 2012-02-05 15:47:57

廖逊评论:他为国家雪中送炭——纪念李唯实

   2011年02月14日08:02

  人民网海南视窗特约评论员:廖逊

退休老干部李唯实同志,不幸于大年初三逝世。他未完成的力作《论信息思维》赶在12月出版,成为临终前的最大欣慰,此事与我有关。

  去年秋天,我突然接到他的电话,向我托付这部只写完八成之作。我拜读后直言:你是红茶,我是绿茶,加在一起是杯苦水,不如原汁原味立即出版,将来时间允许,再完稿出第二版,他听进去了。

  二十年前他从山西调来海南,偶然相识既成好友,但平时交往不多,总是在会上见,再就是通电话,不寒喧便直奔主题。光为叶利钦他就打来过几次,1993年慨叹“炮打议会居然没人谴责!”1996年问“叶利钦为什么老赢?”他只关心国家大事,其余一概不闻不问。有一次我向他透露,一个红得发紫的厅长叛逃出境,他先是一怔,继而淡淡地说:“这种人叛逃不奇怪”,接着马上把话叉开,仿佛是自家之丑。

  他比我年长八岁,是1967年毕业的大学生,分配山西从普通工人干起,来之前已经是厅级干部,在海南先后出任工业、科技两厅副厅长,以后又任专利管理局局长,信息产业局局长和党组书记。干一行,爱一行,行行都成专家,为此不惜长年加班加点。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勤奋敬业,尽人皆知。

  唯实同志身世不凡,父亲李达是开国上将,先后在红二方面军、刘邓大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担任了33年参谋长,辅佐过4位元帅和诸多名将。他生于抗日战争最艰苦的1942年,马背摇篮随从军旅,转战南北历尽风霜,使他深知一场暴力革命,意味着全国人民多么惨重的付出。

  唯实同志从未参军,却终生保持军人威仪。一次会开得晚,拉我就近去他家午睡。发现竟没有一件奢侈品,木板沙发,被子叠成豆腐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活像个基层军营。唯实同志逝世后前往吊唁,瞻仰了他最后的居室,依旧没有一件奢侈品,依旧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唯一的变化是多了急救用品,换了软沙发。

  唯实同志一贯公私分明,出差报销一概从严,绝不贪占国家半点便宜,行财部门有口皆碑。退休后参与社会工作,在社团组织和参团企业交口称誉。廉洁的领导再随和、再友善,也不怒自威。

  我见过许多克勤克俭的高干子弟,总难免会有另一面,要么待人不诚,要么志大才疏,要么骄横跋扈,要么浮躁轻佻。所以社会上有成见,不喜欢和他们共事。同样干工作,成绩都是他的,错误都是别人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上面一纸调令,人家又飞到哪个高枝上去了。然而勤勤恳恳年复一年,李唯实依旧留在海南,依旧在工业科技类部门,直到退休还在原职级踏步。心存偏见的同事们才松了一口气:原来他是个真正的好人,原来他是个真正的清官,原来这种人到了21世纪还没绝种。

  他在我所交往过的高干子弟中,属于最纯洁、最高尚的那一类,无论这个世界怎样变化,无论有多少物欲诱惑,都能持守自己的本色。他最完美地继承了革命先辈的优良传统,就像一具活化石,一座陈列室:“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襟怀坦白,忠实积极”、“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应有尽有。正是李唯实这样自然而然的共产党员,每天都在以自己的一言一行,默默地维护着党的形象。

  今天群众对我们党有意见,但只要仔细听就不难分辨,他们的意见从来不针对老革命,从来不针对“23年红旗不倒”的琼崖老战士,从来不针对冒着枪林弹雨,一步一步地走过大半个中国的渡海老兵。群众完全信任革命老前辈,认定他们个个都是好人,都是清官。为劳苦大众抛头颅洒热血,这样队伍里的人能不好吗?在“文革”十年中,挖地三尺、无限上纲,居然揪不出一个货真价实的贪官,这样队伍里的官能不清吗?所以,不管犯了多大的错误,造成了多大的灾难,老百姓都能原谅,永远说老革命是“好心犯错误”。

  而我们今天的口碑就不同了:国家已经空前的强盛,经济总量超过了一个又一个发达国家,前面只剩一个美国,人民已经过上了从前做梦都不敢想的好日子,但无论我们做个什么决策,提个什么主张,老百姓总是把我们往坏处想。有的朋友说,这是“端起饭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我就不信,假如人人都像李唯实这样,老百姓还会把我们往坏处想。

  每当有人问:“贵党怎么出了那么多贪官?”我就会说:“‘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我党还出了很多好官,李唯实你们认识吗?打听打听去”。下一次见面,人家就会说:“李唯实确实是个好官,真看不出来,人家还是高干子弟呢!”

  唯实同志永远把工作摆在第一位。第一次心脏手术之后,医生要他全休半年,他只休息了一个星期就回去办公室。常人无法理解,这个位子今天是你的,明天就是别人的了,都到这把年纪,再积极也升不上去,犯得着吗?但无人不敬重他的价值观:“活着是为了工作”。

  唯实同志绝不随波逐流而丧失自我。从不吃吃喝喝、吹吹拍拍、拉拉扯扯。不请吃不吃请,不送礼不收礼,不送贺年片,只收贺年片,心疼纳税人的每一分钱,君子之交淡如水。他是本色公仆。

  唯实同志奋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两次心脏手术之后,生命细若游丝,只要一息尚存,就爬向电脑边,不是搜集资料,就是写作,努力把自己最后的一分一秒,奉献给人类。前些年我在一所高校讲学,听到一位教授的临终遗憾,竟是“没去过美女如云的‘中国城’”,人和人之间的精神境界,真有天壤之别!

  唯实同志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社会上迷信盛行,多少党政干部卷入其中,李唯实就是不信邪,六年前便找到省红十字会签协议,捐赠遗体和全部器官,临终时嘱托再三,不得向组织上提任何要求。

  李唯实的一生是美好的一生,又是幸运的一生。因为他的全部美德,都发生于广大人民群众呼唤好人、渴望清官的年代,“以一心之无欲,塞滔天之横流”,绽放于万绿丛中,所以才如此灿烂辉煌!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当初有谁能想到,那个小小的马背幼童,日后能够无愧先人,在如此平凡的岗位上为国家雪中送炭,发出如此炽烈的热和光?

悼念李唯实 - 细菌蘑菇(网名)

朋友的记忆Posted by li 2012-02-05 15:45:44

『海南发展』 悼念李唯实点击:478 回复:27 作者:细菌蘑菇发表日期:2011-2-12 8:50:00

我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悼念另一个普通人——李唯实。
  李唯实并不普通,他是海南省信息产业局原局长、正厅级退休干部,是著名的共产党早期领导人李达将军之子;但是我认识他时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我在电视台做的对话节目中一名坐在台下的普通现场观众。他在我们节目中当了整整三年的普通观众。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从他出现的第一天开始,同事就私下叫他老帅哥。
  其实,用帅哥这样的词远远不能形容李唯实,李唯实英俊潇洒,举止从容优雅,即使坐着一言不发,也有巨大的气场。几年来,观众席坐过无数帅哥,但是,比起满头白发的李唯实,他们无不黯然失色。
  我问编导从哪里挖到这样一位气度不凡的观众,编导说他是一位退休干部,这很让我吃惊,因为李唯实发言既没有领导的官腔,也没有老干部的偏激。一次做城管的节目,他举例说,很多年前,他在海口路边擦皮鞋,刚擦完一只,城管来了,擦鞋人拿着他的另一只皮鞋慌忙逃窜,他只好穿着拖鞋回了家。李唯实说话就是这样有趣。
  节目撤销时,我们请几个老观众吃饭,因为约的时间是晚上6点到6点半,所以有的人通知成6点,有的人通知成6点半,李唯实就被通知成6点到的人。这一天节目组有事拖得晚了点,我们下班赶到时已经接近6点半。我们以为大家相处几年成了朋友,吃饭早点晚点没关系,谁也没有想到:李唯实会因此大发雷霆!
  他劈头训斥我们:“我等了你们半个小时,难道我没有饭吃吗?!”
  他的话令我们面面相觑。我嘴里连连道歉,心里却想:都说老帅哥豁达开朗,今天为了半小时不依不饶,说到底也还有官威啊!
  但是,当我在他身边坐定,听他谈笑风生时,这种念头荡然无存。
  他说:“我现在活的每一天都是赚的。”
  我不明白这话的意思,他抓起我的手放在他胸口,我触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很像兜里揣着铁皮香烟盒。
  但这不是烟盒,是心脏起搏器!
  这一刻我感到了震撼:难怪半个小时会让他大发雷霆,他的时间何其珍贵!一个和死神赛跑的人竟心甘情愿当了三年现场观众,这是我们何等难以承受的奢侈!想到平时在演播室录节目,调灯光,试镜头,排座位……还有设备陈旧不断出现的故障,我们浪费了他多少时间!我为那些漫不经心丢失的时间无地自容!
  离那次聚会仅仅两年,李唯实走了!他走得那么彻底,连遗体都作了捐赠!
  知道他走的消息是在报纸的一个角落里,它告诉人们要给李唯实开追思会。我是一个普通人,或许不具备去一个正式场合追思的资格;我和李唯实也没有更多的交往,上一次吃饭就是聊得最多的一次。可是我却在心里不可遏止地追思。对他的死我更多的不是伤痛,而是崇敬。我突然想到生命或许不是物质的,它是一个虚幻的永恒,既然如此,生和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李唯实去的地方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去,如果能像他去得那么从容,那么优雅,那么帅,去也就去了,就当它是一次华丽的转身!

悼李唯实先生 - 胡杨

朋友的记忆Posted by li 2012-02-05 15:43:58

『海南发展』 悼李唯实先生点击:439 回复:19 作者:海南胡杨发表日期:2011-2-9 15:31:00

悼李唯实先生
燕赵秦晋弃绫罗,
  且酌情怀对海波;
  不为浮云遮蔽眼,
  睿智信息思维阔;
  独善其身留正气,
  兼济天下忍蹉跎;
  两只慧眼观万象,
  一世忠魂昭天河。
  
  小记:李公于2月5日在海口因病去世。他一生求实求真,在生命的最后岁月,把自己置身于江湖,常常参加许多社会活动,并发表自己独到的见解。在离开这个世界时,做了两件有意义的大事,一是出版《论信息思维》,二是留下遗嘱把遗体捐给海南医学院用于学术研究。谨此小诗纪念尊敬的李维实先生

忆《论信息思维》的出版 - 杨国祥

朋友的记忆Posted by li 2012-02-05 15:30:08

2011年2月2日(大年三十),我还和李厅互发短信,相互问候与祝福。没想到这竟是我和他的最后一次联系。


虽然以前在媒体上多次看到李厅的消息,在一些聚会沙龙上多次看到李厅的身影,但与李厅的深层次接触,还是《论信息思维》一书的出版为我提供了机会。

2010年10月底,经好友唐宋介绍,我得知李厅正准备出版一本书。我便打电话给李厅,打了很多次都没人接听。我还以为李厅不愿意接听陌生人电话呢。然而,第二天,李厅给我回了电话,电话里他告诉我书的一些情况,并要了我的联系方式和电子邮箱,随后便将书稿发给了我。他在信中说:“我很想离世前写成一本书(或一篇论文),题为《论信息思维》。窃以为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可以引发社会讨论。无奈近来病情严重,体力不支,可能随时突然死亡。功亏一篑,于心不甘。故想到将已有8成的非成品发送阁下,请抽空一阅。可以在次搞基础上编辑发表,如有兴趣我们共同完成。至少提些批评建议。拙作见附件。临死之托,望有回音。”

看完信后,我很震惊,心情也十分沉重。同时,一种职业的敏感,让我意识到《论信息思维》是很有意义的一个出版选题。加上我对哲学的浓厚兴趣,我随即回信,表示会尽全力帮他完成这本著作。
从电子书稿标注的时间看,《论信息思维》一书在2002年11月4日星期一完成第三稿,2010年9月26日星期四完成第五稿。李先生在八年前便提出并深入研究“信息思维”,是极具前瞻性的。据我所知,就目前而言,关于“信息思维”研究的著作还不多见。也许可以这样说,李唯实先生是我国最早提出并系统研究“信息思维”的人。

《论信息思维》一书的出版,实现了李厅执着了八年的愿望。而在我所参与的这两个多月时间里,亲身感受了许多热心人的支持和帮助。

这里要特别提到的是,李厅生前的挚友尹志尧、解延风对本书的出版经费给予了大力支持;我们敬爱的老部长郑行顺先生,亲自审改书稿,特别是对序和跋的文字进行精心修改;郑爽及时申报了出版选题计划,为本书顺利出版奠定的基础;胡卫东及其领导下的海南省电子商务协会还专门组织召开了出版座谈会,而且组织人员对书稿进行润色和加工,虽然后来书稿最终以精简本的形式出现,但他们为本书付出的辛劳是不容忽略的。另外,在该书出版出现冲突时,海南省电子商务协会的领导给了我们出版工作的理解和大力支持。同时,出版社的领导为本书的出版手续的办理也是大开绿灯,进一步确保了出版的最快进度。还有后记中提到的陆嘉、蔡葩、马道文、熊建化、王晋西等等,都为本书的顺利出版付出了自己的努力。现在想来,如果没有这些人的热情支持,想实现李厅生前的这一愿望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其实,和李厅在病痛中坚持写作相比,我们付出的一点辛苦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当我往返于出版社和医院以及他家之间时,他总是惦记在心。给我印象特别深的是在2010年12月24日平安夜,在医院一见面,他就祝我平安夜快乐。当我送三校稿给他看的时候,他连声说我辛苦了,然后只说了两句话,他就催我回去,让我回家多陪陪家人。后来,他在病床上认真地校看了书稿,对后记又作了认真仔细的修改,看着书稿上他写的歪歪斜斜的字,我的内心有说不出的敬佩和感动。

作者认为,人类哲学的发展远远落后于科学技术、社会现象的进步,传统观念常常已成为现实的掣肘,需要理论上的突破。《论信息思维》从哲学认识论的高度,结合思维科学的角度,论述信息在人类思维进化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着重点在于论述人类思维经历原始社会思维、农业社会思维、工业社会思维,进而进入后工业社会思维即信息思维经历的路程和具有的特征,说明在信息科学日新月异、高度发展的当今社会,信息思维如何引导人们理性思考现实和未来,推动社会进步,以达至和谐社会的实现。

当然,正如作者在后记中说的,这是一本出版得有些仓促的书,许多地方的论述尚欠周到、贴切,依据也尚不充分。但它的意义恰恰在于,也是作者认为更重要的事,是要引起讨论,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所以,《论信息思维》一书的出版画的决不是一个句号,而是一篇文章的开头,后面还有大量的文章需要我们去思考、去完成。有次在医院里,作者再一次表达了这个意思,并说,对于信息思维的研究,我们还要继续下去,希望我们研究并出版更多的信息思维方面的著作,即使由于身体原因,也许他此生看不到那个场面的,但他会在地球的另一边,在另一个世界看着我们。

是的。李唯实先生并没有离我们而去,他只是去了地球的另一边,去了另一个世界。他的思想还会和我们不断的交流和争论。我坚信,随着人类信息社会的到来,随着人们对信息思维研究的一步步深入,李唯实先生一定会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 PreviousNext »